轩辕剑6剧情介绍 完整剧情文字鉴赏
作者:佚名 来源:绿茶手机网 发布时间:2013-08-14

  轩辕剑6的攻略看多了吧,有么有看过轩辕剑6的文字剧情呢,和小编一起来好好欣赏下那婉转的历史吧。

 

轩辕剑6剧情介绍 完整剧情文字鉴赏

 

  公元前1043年,遥远东方的奄国。男主角凤天凌正将学来的法术与剑术融会贯通,练得正起劲儿,忽得见到不远处站定一人,那模样与自己一般无二,还学着自己出招的动作。天凌那容得下他人假扮自己挑衅,立即与对方动手过招,没几下就将来人打回原形——原来是天凌相识多年的萌兽一只,唤作琥珀。本是一场玩笑,天凌却发现琥珀在假扮自己时居然用了自己的正装做道具,更悲剧的是,他最心爱的衣服居然还在刚刚的战斗中被扯破的。就在天凌打算和琥珀算账的时候,他的哥哥凤天寅赶了过来,拉走了天凌;原来今日是他们的父上风千平要带他们去泰山的日子,而这浑小子沉迷在练武中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见着父上,天凌理亏被狠斥了一通,还得哥哥出面替他挡骂,总算躲过一劫。此后得知今日前往泰山,是为了出席祭祀仪式,天凌暗中叫苦,那枯燥的仪式他着实不想参加,可是无法,只得随同父上哥哥一同前往泰山。

  到达泰山,祭祀仪式即将开始,所幸没有迟到。祭祀一切顺利,只是天凌不太顺利,原来是顽皮的琥珀也一路跟了过来,作弄这位闲得发慌的小哥。被琥珀惹急了的天凌,按耐不住性子忽然大声叫了出来,等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庄严的祭祀上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事后多半要被父上狠狠责备一番了。

  祭祀结束后,天凌果然被父上召唤,幸好不是责备,只是告诫天凌祭祀仪式的重要性,还有关于商周目前关系的看法。更希望天凌这一辈人能够将华夏文化继承和传扬下去,来日还要起义光复,驱逐西戎周族。接着父上要去拜访天凌的师傅,天凌前往寻找哥哥一同前往。

  就在天凌找到哥哥时,忽然听见一阵箫声,原意为祭祀又起,却被哥哥否决,还说起东海鬼女的怪谈:说东海滨有鬼女,喜好摄人精气。接着天凌又被哥哥调侃了一番,引出天凌一段往事。原来天凌幼年曾经失踪,后在瀑布边被人寻回,状似坠崖。可天凌却说完全不记得这段往事,还说要为民除害,去除掉鬼女。但是比起除掉鬼女,眼下更重要的是去与父上一同问候师傅,于是哥俩动身前往师傅的住处。在途中两人遇见父上,父上喝斥了两人一顿,自己先与旁人商议要事,让哥俩自己去拜访师傅。就在两人找到师傅,却发现师傅子嚣醉酒沉酣,说了些师傅喜好贪杯的顽话。而一心想要除掉鬼女的天凌假意支开哥哥,自己偷溜独身想要去立功扬威。

  在寻找鬼女的途中,却遇见惊慌失措的卫兵,原来是有妖物袭来。眼下的功劳自然不能放过,凤小公子不听劝阻独自一人追击妖物,来到一处雾霭密布的秘境所在。几回合妖物败落,天凌一路追击,却发现妖物逃进了一个青铜壶里。天凌认定这是妖物的巢穴,却怎么也毁不掉这壶,在琥珀的劝阻下天凌带着铜壶折返,还隐隐感到有人在窥探自己。就在天凌意图寻找偷窥之人时,父上大人带着众人寻迹而来,天凌又挨了一通责骂。接下来围绕着铜壶和秘境的讨论,父上和祝官都说不个究竟,最终父上大人带着凤家兄弟辞别祝官返回家中。

  镜头一转,西方姜尚与他的弟子姬克密谈,原来是王姬不满自身被婚配给姜尚的孙子,偷偷出走。依照姜尚推算,此时王姬已经抵达奄国,姬克自告前往寻访。同时姜尚也提及自己的孙儿此时身在蒲姑,那是姜尚即将的封地所在。

  回到奄国,凤家迎来贵客商议要事,父上命凤氏兄弟再上泰山,为上次在师傅面前失礼的事谢罪。路上天凌不服,还想返回偷听父上的密谈,却被哥哥以鬼女的话题留住,还被奚落了一番。越想越憋屈的天凌,闻听到前方有不寻常的动静,仿佛找到了发泄的途径。

  不远处,周国的马车在农田上肆意践踏,官兵间起了冲突;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周国卫兵耀武扬威,天凌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不过寻常卫兵自然不会是天凌的对手,于是引出了卫兵的主子——周国王姬。王姬似乎对自报家门的天凌颇有意思,两人简单较量之后,王姬自报姓名,名为姬亭。姬亭离开之后,没有悬念的再次上演了天凌被狠狠教训的戏码,接着两人继续前往师傅所在的泰山。

  醉醺醺的子嚣师傅已在等候他的两个弟子多时,少不了的总是课前训话,接着是实战演习来测试弟子们的身手。天凌略胜过哥哥半招,落败的哥哥落得被体罚的下场。而天凌则被师傅夸了一番也说教了一番。

  另一方面,王姬姬亭与姜尚之孙在营里起了冲突。拚爹这一历时历代都有的事,总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仰仗着祖父功绩的姜契压根儿就没把姬亭放在眼里,更巴不得两人之间的婚约及早取消。

  入夜,天凌练熟了师傅传授的新招,却又听到远处传来的啸声。一心为民除害的天凌循声遇见了在树上吹奏乐器的金发“东海鬼女”。那鬼女似乎认识天凌,甚至还拿出了一块凤氏的家传玉佩自说自话是天凌所赠。天凌自然不会相信这鬼女的花言巧辩,但却中了鬼女的法术头痛不已,朦胧中仿佛看见一名女子。鬼女无意间发现天凌身上所携带的铜壶,识得那是一件神器,但依旧语焉不详,只是说她所认识的一位朋友了解此物,将玉佩归还给天凌之后鬼女离开,而天凌却因为自己被鬼女所说的缘分渊源迷惑而忘记为民除害而懊恼不已。

  回到住处,天凌自以为能瞒过师傅和哥哥自己外出的事情,却不想师傅早就洞悉,被捉个现行。早膳期间师徒两人说起天凌昨晚的经历,老不正经的子嚣一口一个美女,一口一个艳遇,还交待徒弟如果自己看不中,就把美女送来孝敬他。接下来师傅又说起与他哥哥所说,天凌幼时失踪的过往,可天凌还是毫无印象。天凌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受到师傅的赞赏,还被师傅强迫陪酒;天凌记得父上的教训执意不喝,引得子嚣说出一番不喝酒就不是商人的言论,最后子嚣直呼自己失言。

  天凌忽然发觉哥哥还没来用膳,向师傅询问才知道哥哥已被父上紧急召回,留下自己呆在泰山。天凌不服,可一下子又无可奈何,不过在爱喝酒的子嚣师傅那里,永远都有钻不完的空子——只要师傅睡着,什么都可以做。然后那谁又睡着了,然后那谁又偷溜了。

  回到家中,父上深感天凌知孝,但还是不想让天凌介入太深。向下人询问一番后,天凌误会成是自己之前与王姬的冲突,给父上带来麻烦,于是向父上请罪。就在天凌坦白从宽之后,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这时哥哥归来,并带来一位贵客。兄弟二人被遣退,从哥哥口中得知贵客是被偷偷摸摸接引而来,好奇心重的天凌决定一探究竟。而父上与客人原来是在密谋复商的大计,说起暗杀周王成功,但依旧有周公旦姜尚等人,实在是心腹大患。说得小声,屋外的天凌完全摸不着头脑,于是想到要去后山的宗庙去刺探父上的秘密。

  在宗庙门前,天凌看见一个奇异打扮的男子,以为是外来的奸细,和他动起手来。交手几回合后,那男子退出战圈,自称之前只是玩笑,他乃是父上大人的客人。男子自称懂得观察气场,觉得天凌的气场十分特殊,还能感知到常人所无法瞧见的琥珀的存在。继而两人一同返回凤府,父上大人为天凌隆重介绍了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来自身毒的迦兰多。迦兰多是为寻找几年前追迹黑色巨龙的姐姐的下落,才来到中原的。原来迦兰多的敌国曾经发明出黑色巨龙重创了他的国家,还化为九个铜像;后来敌国将铜像进贡给中原,而三年前忽然在中原出现了黑色巨龙,迦兰多的姐姐才只身前来到中原调查。凤父则提到,黑色巨龙是在牧野之战中出现相助周人,还提到姜尚在蒲姑地界修建封神台,有可能会有黑龙的线索。最后父上大人总算给天凌派出了一件重要的任务,协同迦兰多寻找他姐姐的下落。

  其后几日,天凌与迦兰多两人相互传授学习了法术和脉轮,迦兰多还亲热得称呼天凌为“小凤”。两人出发,在途中两人聊起身毒和迦兰多的姐姐,原来迦兰多的姐姐是奉了他们师叔的命令才来到中原,也是他们的师叔查探到黑龙的下落。聊到了异国侵略,两人都深有感触,都是被敌国侵占,立意复国也为保护文化传承而奋斗。

  入夜,迦兰多离开打坐休息,天凌独自一人时却被东海鬼女给纠缠上。原来那鬼女在此前归还的玉佩上试了法术,好让自己找到天凌的踪迹。不仅是鬼女,与鬼女一同前来的,还有一名白发鬼男,貌似叫什么白王。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天凌之前所寻找到的铜壶,接下来白王就自顾自的施法进入铜壶的内部,说要求证一件事。此后迦兰多到来,鬼女竟识得他来自身毒,还想为他引见白王。这个自称瑚月的少女带着两人进入壶中世界,目的地是壶中的鬼神之塔,一座被天界之剑所封印的上古神灵所在。

  终于三人见到白王,得知迦兰多来自身毒,白王很是感兴趣,似乎对身毒有所了解。接着他们谈到了迦兰多的师叔,还提到一种名叫噬的事物,但迦兰多毫不知悉。当白王得知迦兰多知道天脉的存在,便提出希望迦兰多离开中原,而迦兰多执意不允时,白王还企图使用武力逼迫离开。

  交手之后,白王觉察自己有些反应过度,遂承诺不再插手迦兰多的动向;接着白王也查出天凌的体内果然存在瑚月之前所说的夏朝女祭司所传承的天元圣环的力量,但只有一半,并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天凌的帮助动用他体内的这股力量。

  离开壶后,瑚月向白王表示,自己想要跟随天凌左右,还说自己从来不能忘记在白王住她练曼陀罗阵时所立下的誓言,决不会扭转天凌的人生,除非是天凌自身的意愿。其后白王表示要前往身毒,而瑚月就“死皮赖脸”地留在天凌的身边,由两人变作三人行,而白王也将炼妖壶的使用方法告知天凌。而琥珀似乎对这个新加入的鬼女颇有好感,在得知琥珀是在天凌去山林中玩耍时认识的伙伴时,瑚月用了一个“也”字;世故的迦兰多一眼就看出这两人多半会成一对,自己躲到一边让这二人调情。

  三人行在路上,遭遇到一名武装打扮的少女和一名受伤男子被一群人围攻,认出二人身份的迦兰多本不欲与这两人有所瓜葛,可凤小哥可不是那种见了闲事会不管的人。在击退了攻击后,那名受伤的男子也终告不治,原来这二人是兄妹,是从迦兰多的敌国——蜀国而来,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寻回黑色铜人。而袭击他们的,也怀着与他们一样的目的,而与少女一同而来的同门全部战死。迦兰多可不会因为对方是萌妹子就对自己敌国的人有什么好脸色,在一番询问未果之后,架不过热情的天凌也只得默认这个敌人加入自己同行。最终埋葬了自己哥哥浊山铸之后,蓉霜妹子正式加入天凌一行。

  即将抵达蒲姑,说起了此行的目的地封神台,蓉霜闪过一丝诧异神色,这一动向自然不会逃过迦兰多的观察。一番咄咄逼人的盘问,蓉霜难以招架,幸得天凌见色忘友还有瑚月劝阻,才算是躲过一劫。

  姬克为寻回王姬来到姜契营内,而姜契却谎称自己没见过王姬,另一头天凌等人则遇见了被人追杀的姬亭,为她化解危机后才知道,这批此刻居然是姜契所派,是因为此前姬亭使其下不来台所致。得知真相的姬亭恨得咬牙切齿,而迦兰多此时也完全看透了天凌的花心本质,也使用脉轮的力量救助伤重的姬亭。而蓉霜心中暗想为何此前迦兰多不用这力量来挽救她的哥哥。

  姬亭受伤需要草药救助,瑚月提出去泰山采药,虽然会耽误行程,但最终大家达成共识。带着姬亭一同出发,迦兰多想着可以当作人质,并不反对;而瑚月则不想带着情敌,心中百般不愿;还有蓉霜,迦兰多认为她的心里藏着多宗秘密。一行人各怀心事,赶去泰山,碰巧姬亭的马车派上了用场,一路也省了些气力。

  来到泰山,找到了草药,姬亭也在众人的照料下渐渐恢复健康。当得知天凌等人的目的地是封神台时,姬亭告知她倒是对那个地方略有耳闻。其后姬亭也加入了天凌一行协力,一方面是为了向姜契报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向天凌报恩。路上笑声不断,到了晚上姬亭却开始关心起天凌是不是不喜欢凶悍的姑娘而喜欢温柔的姑娘,还担心天凌会喜欢瑚月和蓉霜,还问了天凌是不是之前见过自己。但最终,以姬亭也能看得见琥珀为契机,她与天凌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另一边,瑚月开始为姬亭与天凌的关系感到担忧,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page]

  姬克再次向姜契质问王姬的下落,姜契却用姜太师送来的书信当作挡箭牌,避开了诘问。最后姬克提到镐京骤变,旋即离开,姜契顿感松了一口气。

  众人来到蒲姑,四下探寻封神台的下落,最后打听到有一个见多识广的老头儿也许会有线索。在帮助寻觅到宁神叶后,名为子乔的老爷才松口答话,不过这个语无伦次的老头子过于激动,先是责备自己不小心失言透露了太一轮的秘密才导致商朝灭国,原来是这位旧时也爱贪杯的前朝歌祝官把太一轮的记载告知了姜尚。其后众人向他询问封神台线索,可这位老爷子非和姬亭过不去,一定要姬亭为之前的失言道歉,一番拉锯后老头子自己也没能说出封神台的下落,但是却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原来这附近还住了一个昔日修建封神台的工匠。

  工匠初始矢口否认自己是工匠,更不想和封神台扯上关系,最终还是抵不过众人的热情问候,最后吐露了真情。原来他是修建封神台仅存的工匠,而其他的人已经遭到了周人的灭口。那人告知了封神台就在东海滨的之罘山,瑚月忽然表现出对封神台极为了解起来,原来这都是白王告诉她的。瑚月还说起,这是姜尚为了吸收龙穴精气,取代商人的凤,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子孙更为强大。

  到达之罘山龙穴附近,蓉霜对于天凌选择的道路十分恐惧,极力阻止,迦兰多自然不放过蓉霜的小心思,更直言蓉霜所要寻找的黑色铜人就是让他们国家深受打击的黑色巨龙有关。最后众人还是选择走那条看似机关重重的道路,而瑚月也似乎就想起来了什么。然后当晚不是十五,龙醒朝珠的路自然不会显露,众人只好另选别路。是夜,瑚月与天凌交谈,希望能带他去另一个所在,当去了那里就再无法见到自己的亲人。天凌只当瑚月胡言乱语,说什么也不信,对她更有所芥蒂,但又对瑚月吹奏的曲子感到相当熟悉,恍惚中,又见了幻觉中的女子。

  白王在北方发现紫雾踪迹,感慨雾气所幸尚未蔓延至中原,似乎这一切还和迦兰多的师叔有关。可不容缓的节奏,他还需要找到另一半天元圣环的力量才可以阻止这一切。

  天凌一行战胜了守护封神台的巨兽,却始终无法再封神台找到黑色铜人。此时瑚月才想起,白王说过黑色铜人早已经被大禹熔铸成九鼎,所以无论再怎么寻找,也不可能找到铜人的踪迹。但在率真的姬亭鼓舞下,众人还是继续在封神台寻找线索,但不存在的事物始终找不到,瑚月忽然提出再回到泰山寻找线索,原来她又想起白王曾说过,原来在泰山山顶还有一座封神台。是故众人再次动身,前往泰山。

  路上天凌又问起迦兰多国家的思想,迦兰多提到了轮回,这是当时中原所没有的理念。天凌忽然想起自己梦中的情景,是不是就是他轮回中前世的记忆,当他提到梦中神似瑚月的女子,让姬亭和瑚月都深有触动。天凌提出之前姬亭和瑚月对他似曾相识的情形,也许就是轮回的结果,但瑚月虽然同意轮回的说法,却不认为自己和天凌的关系,是轮回的结果。不过在这次的讨论中,瑚月知道了天凌之所以对她态度不好,是因为自己总是提到白王的关系;而姬亭则对瑚月所说和天凌的六十年姻缘,更为介怀。

  听说泰山顶上有神秘仪式的进行,查探途中,众人发现多名商人士兵的尸首,在一名弥留的士兵口中得知,原来是周国的士兵所为;弥留士兵求天凌向殷侯示警,释放凤灵失败且被周人所悉,其后气力不继而亡。这时姜契出现,原来这都是他的所为;他一面否认下令暗杀王姬的事实,一面还诬陷姬亭与商人为伍。从姜契口中得知,凤家遭逢大变,已被通缉。最终双方动手,姜契身亡,风天凌再怎么激动,也无法从一个死人的口中得知家人的遭遇,只得疾行归家查探。

  祸不单行,途中又遇到追杀蓉霜的那伙人,打跑他们之后,迦兰多又是一番牢骚。蓉霜受伤,当晚瑚月又再和天凌交谈,言辞闪烁的瑚月一定要天凌答应自己不要介入商周的纷争,但天凌自然不会应允。话锋一转,瑚月又希望天凌不要再把姬亭带在身边,谁料到姬亭也在周遭,听到一切。这两女争夫,又在天凌正为家中不知出何变故时,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三人不欢而散。

  抵达家中,凤府已是一片狼藉;听下人说起,父上和哥哥被加以谋害周国重要人物的罪名,都被周人所擒。原来风千平早已预感到有祸事降临,是以刻意支开两个儿子,谁料周人意图抓捕凤父时,天寅察觉到不妥自泰山折返挽救父上。虽然天寅击退了第一波周兵,却敌不过姜尚亲传弟子姬克,最终父子两人被周兵带走。

  知悉父上哥哥陷入危机,天凌抓狂不已却束手无策,此时瑚月支招,让天凌向奄国国君求助。天凌采纳了她的意见,却不想国君百般推辞,顾左言他,始终不愿应允拯救凤父的要求。天凌心中着急,言语越发激愤,最终遭到国君的驱逐。其后,那些凤家昔日的好友们,也甩手不敢趟这浑水;而身为王姬却从未参政的姬亭也派不上用场;而最后一条劫囚的路也被众人极力否决。最终,冷静下来的天凌,决定再次向国君救助,在宫门前长跪不起,而瑚月也陪着天凌一起跪在一处。

  第二日下起了雨,最终国君被天凌的孝道所感,决定帮助天凌。其后国君与天凌密谈,原来凤父是替国君顶罪,自愿承担起罪名,这一切,都是为了复兴大商所不得以的牺牲。但国君始终不好出面干涉,但是他休书一封,让天凌去朝歌向商国的遗族殷侯求助。

  另一方面,姜契死亡的消息传到姜尚府上。虽然姜太公痛心孙儿惨死,但更忧心殷人意图夺回江山,会变动太一轮上的生克以及破坏镇压殷人守护神灵——凤灵的四相结界,于是他排出除了姬克之外的四名灵天五部分守五岳的四相结界以及防止殷人建立五岳阵,而姬克则被授命将六件夏后祭器妥善收藏,以防有人进入昊天界修改太一轮上的生克。

  在赶往朝歌的途中,众人又受到蓉霜对头战甲师的袭击,对方言明一定要得到蓉霜手中的紫晶石,但蓉霜矢口否认拥有此物。赶跑了这群人,众人扎营休息,瑚月为天凌打气的同时,而另一边蓉霜却偷偷地取出了取自封神台的紫晶石。早对蓉霜多有戒心的迦兰多瞧在眼里,并犀利地指出那块紫晶石就是能够控制毁灭身毒和蜀国的黑色巨龙控制器。蓉霜无以辩解,最终选择逃开。在大家都得知蓉霜离开之后,迦兰多向大家说明了自己的推断,虽然心有不甘,但更为重要的还是救出自己的父上,就此也接受了五人变作四人的事实。

  渐渐的,天凌似乎也接受了瑚月,变得沉稳体贴了。路上天凌问起瑚月的亲人,瑚月却一脸落寞的说起要等天凌将一切想起,就会知晓。当这个话题还是继续了下去,瑚月忽然说起了被世人以为不齿的苏妲己,那个以美色迷惑先王的罪人,也许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坏……

  抵达朝歌,殷侯亲切地接待了天凌与迦兰多一行,叙旧之后天凌说明来意,虽然困难重重,但殷侯也答应尽力而为。继而殷侯得知天凌师承子嚣,开心不已,一则子嚣曾救过殷侯,二则殷侯也想招揽子嚣相助自己光复大周,天凌不敢代师应允,但也答应传信。其后天凌想起泰山伤兵所托,告知凤灵释放失败之事,而殷侯则乘机向天凌求助,望其能破坏束缚殷商凤灵的四相结界。只要能够破坏泰常华寿四山里的赤血珠,就能够接触周人对凤灵的束缚,以助商人复国抗周。身为周王姬的姬亭不信自己的族人会在背后使鬼束缚敌人的守护神灵,执意要与天凌一同寻找破坏四相结界,众人无法只得让她继续跟随。

  战甲师一方一面寻找蓉霜的踪迹,另一面寻找铜人像的踪迹,并在此方面已有所收获:原来他们已经查知铜人所改铸的铜鼎,此时已被藏在镐京的地下密室里,只需要找到蓉霜夺取紫晶石,就可以带回铜像回到蜀国。

  第一个目的地是南岳寿山,进入结界后所遇到是姜尚的瘟部灵将佞雪,青蛙般长相的灵将果然更像一个侵略者,是故没法获取王姬的信任,姬亭怎么也不相信这个蛙类会是周人。在毁掉第一颗赤血珠后,凤灵的羽翼显现,预示着第一道封印解封完成。在前往东岳泰山的路上,天凌与迦兰多相互勉励,都由衷祝福对方能早日巡回自己的家人。

  打倒了泰山结界的守护者火部灵将火鸢,这一次姬亭不得不面对四相结界是自己族人所设的法阵,一时受不了刺激的她,独自离开了众人。在解除第二道封印后,凤尾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此时此刻众人开始为离开的姬亭安危担心起来。就在下山的路上,众人遇见了醉酒跌落的子嚣和救下他的姬亭,这才放心。当晚,天凌又做了那么熟悉而又陌生的梦,梦中男子与女子之间相互的约定,要转生在商族死敌的国度,直到商族灭族才肯罢休的约定,还有他们之间永不分离的约定。

  次日,从天凌处获悉殷侯复国的大计,子嚣走出原先的阴霾,决议振作起来协助殷侯。而姬亭也因为前夜的一个梦,决定继续留在天凌的身边。在子嚣向姬亭表示过自己的感情之意后,众人又继续出发前往北方的常山。

  画面一转,姬克出现在一处紫色雾气之所在,哀悼一个自己无法保护之人;而同时常山的所在,也似乎弥漫着这种紫色的雾气,这也让抵达这里的天凌一行十分介怀。因为不想与自己人对敌,姬亭暂时离开队伍独立调查紫雾,而天凌他们则上山破坏这里的四相结界。守在这里的雷部灵将徐靛一口一个“奴家”着实让人吃不消,也就只有开打了。但奇怪的是,即使破坏了这里的赤血珠,也不见有凤灵解封出现。

  众人走出结界却不见了姬亭的踪迹,而迦兰多也感到这里的紫雾似乎和脉轮有所关联。走进紫雾寻找姬亭的天凌似乎找了魔一般,是故迦兰多叱令众人离开紫雾,而自己独自在紫雾中寻找姬亭。寻找不久,迦兰多不但找到了昏倒在雾里的姬亭,还找了与脉轮有关的记事皮卷,但一时无暇详细研读。

  就在众人带着姬亭想要离开这里,却遇到大量怪物的袭击,这时姬克出现久了众人,但很快双方都发现了彼此早已是敌对的身份。获悉自己苦心设下的赤血珠被天凌一行破坏,姬克动了杀意。众人不是姬克的对手,最终姬亭以自己跟随堂哥姬克返回镐京作为交换,才保全了大家的性命。

  返回朝歌后殷侯极为感激天凌的作为,但营救凤父的行动依旧没有进展。而回到镐京的姬亭却悔恨不已,原来此前奄国所谋害的周国要人,正是她的父亲周王,这下情人就要变成仇人的戏码,又再次上演了。而为了不再生事端,周公旦命姬亭暂时留下,不准外出。而迦兰多仔细研究此前在常山得到的皮卷,原来那正是迦兰多姐姐所遗留的,身毒不传之秘天脉的修炼方法。

  出逃的蓉霜遇到了姬克,紫晶石被抢走不提,自己也深受重伤。好在瑚月发现了受伤倒地的蓉霜,迦兰多自高奋勇以自身的脉轮力量配合瑚月的法术救好了她。得知姬克抢走了紫晶石,众人都震惊不已。其后迦兰多与蓉霜单独对质,得知蓉霜来到中原的真实目的——原来此前袭击容霜的战甲师,是为了破坏紫晶石而来。这是害怕黑火力量的蜀国国君所下的命令,而为了保护传统的蓉霜师傅则派出徒弟意图夺回黑火,并以此征服邻邦。

  蓉霜归来,而迦兰多则请求离开,原来是此前皮卷所记载的,希望迦兰多能够习得天脉的姐姐的遗愿。继而蓉霜代替迦兰多随同天凌一行去到华山,战胜了斗部灵将晨星释放凤灵,而远在朝歌的殷侯也感应到凤灵脱困,兴奋不已。可就在天凌以为完成任务离开时,却遇到了亲自出马的姜尚。姜太公以两鼎黑火力量打败了天凌一行,本欲再下杀手,却被瑚月极力将众人转移脱险。感于夏鼎威力,蓉霜提议也许可以将剩余留在镐京的其他七鼎偷走,可以大幅减低周人的战力。

  在镐京查探到不寻常的工地,蓉霜找到了一道秘门,估摸着就是收藏夏鼎的所在。解除了八卦和奇门遁甲机关,众人找到了藏在这里的黑火鼎,就在天凌意欲用炼妖壶带走之时,遭到了战甲师的伏击,原来这行人早就尾随其后意图获利。最终蓉霜决定放过这些屡次袭击自己的战甲师,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此后自己不再会将黑火带回蜀国,并也将劝阻自己的师傅不再打黑火的主意,最后还告诉他们紫晶石已落于姬克的手中。

[page]

  兴高采烈得到了七鼎的天凌遇到了姬亭,但眼前的姬亭已经将自己当作是杀父仇人,亲密不再。然后已经起誓为国君保守秘密的天凌无法向姬亭说明真相,最后姬亭要求天凌随同自己去见一个人。见面之后,天凌才知道自己面对之人是大名鼎鼎的周公旦。一番试探之后,周公旦向天凌吐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他想以释放凤父为代价,让天凌劝阻殷侯不要妄图再起战事,但天凌怎么也不会答应敌人如此无稽的请求,姬亭也为此而伤透心。

  其后周公放行天凌,回到朝歌的天凌受到殷侯的极力赞赏,天凌说起周公意图,而殷侯告知天凌不必忧心周人已获悉他们复国的意图,原来此刻双方依然处于备战状态,无需隐瞒了。而更好的消息就是,周人也释放了凤父,此刻就在殷侯所安置的行馆里。但天凌所见的父上,已惨遭周人折磨,行将就木;而哥哥天寅更是依然亡于周人手下。

  在凤父即将死去之前,执意让天凌回到家中祝楼,取来一件信物。凤父告诉天凌,其实他并非天凌的亲生父亲,而天凌也非商人。天凌是他来自西戎的师弟之子,只因天凌亲父在商周之争中亡故,临终前托孤将其托付给凤千平。原本凤父打算不将此秘密说出,但还是不忍让天凌此生活得不明不白。

  在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后,瑚月又再次提出要带着天凌前往一个没有战乱的所在;但天凌想做为一个商人活着,为父上报仇。瑚月虽然无奈,但也依旧要陪在天凌身边。就在天凌振作意欲谒见殷侯之时,白王忽然造访,寻求天凌的帮助。

  白王利用昆仑镜的力量向天凌展示了紫色雾气噬的力量吞灭天地一切的情形,为了保护殷侯和天下,就需要动用到天凌体内天元圣环的力量,但此后天凌就无法在利用圣环的力量见到周遭的鬼神,这其中也包括了琥珀。意识到事态严重的天凌勉强答应了白王,但他也要先亲眼确认此事。白王允诺,同时还希望天凌能劝说拥有另一半天元圣环力量的姬亭配合他们的行动。

  此后白王带着天凌去见姬亭。姬亭原本抵触强烈,可就在白王提到天凌与她前世的渊源时,姬亭也暂时放下来了杀父的仇恨,同意了与白王他们一起去取三生魂果,来寻找她和天凌的深刻关联。其后众人一同前往魂果迷境去寻找三生魂果。

  此时姬克在太华山上追思往事,他本是周文王长子伯邑考与西戎巫女之子。昔日伯邑考为救父亲独自前往朝歌,结果被商人所杀,而他的母亲为了报仇用咒语咒杀殷王,却被凤灵挡回咒语,惨遭火焚而死。其后姬克想法设法寻找克制凤灵之法,并通过姜尚实现了此法,而姜尚也因此收他为首徒,甚为器重。因此对于破坏了四相结界的天凌等人,姬克深恶痛绝。

  天凌和姬亭吃下了找到的三生魂果,一番挣扎后前世的记忆复苏。原来他们两人就是梦中那夏朝的一男一女,前世约定好要转生在商人敌对国家。谁知阴差阳错,今世天凌竟被商人收养,才落得如今立场尴尬的境地,而这样的敌对处境也让前世的爱侣今生多了诸多的障碍,也不知是否能再续前缘。随着前世记忆的寻回,天凌与姬亭都应允了白王的请求,使用自身天元圣环的力量来协助白王封印来自梵天异界的噬。

  此时姜尚与周公相见,商议一触即发的战事如何料理。姬克提议,扑灭一切反对势力,斩草除根,这才是上上的良策。初始拒绝的周公,渐渐被白脸侄儿和红脸尚父说动,最后下定决心,与反对者一战。

  在北方嗜的核心,白王利用天元圣环的力量以及他在身毒找来的秘法封印了嗜,而天凌也不得不与琥珀告别。白王向众人解释一切,原来这来自梵天异界的紫雾,是修成天脉的脉轮修炼者死后所遗留的后患,而这北方的紫雾,很有可能就是迦兰多姐姐所造成的。其后蓉霜指出,迦兰多离开,很有可能就是去修习天脉去了。

  在白王离开想要去阻止迦兰多修习天脉之前,有感于天凌与姬亭的大力协助,便许诺在不改变历史的情况下,帮助两人各实现一个心愿。但决不涉入战争的白王无法满足天凌的愿望,站在商人角度的天凌和周人角度的姬亭,已经没法再站在同一阵线了。最后天凌和姬亭都没有向白王许愿,只是瑚月与白王私言了几句。

  分别的前世恋人各自回到自己归属的阵营,就在朝歌天凌与师傅子嚣畅饮,立志要为光复大商而奋斗,而殷侯也封天凌为殷国大夫。

  登上战场的天凌,很快就凭着自身实力获得了第一次胜利,此后又以十乘之力大破周人五十乘偷袭大军,而此消息也传到了周公和姜尚的耳中。姜尚告知周公,虽然此刻他的首徒姬克虽然不在,但他已从一批战甲师口中得知七鼎被天凌随身带在身边,他只需要利用紫晶石的力量招出黑龙,就可以杀死天凌。而碰巧这番对话,被姬亭听见。

  天凌阵营的蓉霜身上,忽然出现紫色雾气,众人推断这可能是迦兰多正在修习天脉的关系,而之前接受了迦兰多脉轮之力的蓉霜也受到了天脉的影响。而此时姬亭也赶到天凌阵营,告知姜尚意欲以紫晶石和黑火攻击他的消息。天凌想到找一处隐秘的所在收藏七鼎,而瑚月也想要让天凌免受黑火的伤害而动了脑筋。

  姜尚一场噩梦醒来,梦中见到妲己化作九尾狐原形前来索命,虽然他施法击伤了妲己,但也被她夺走了紫晶石。但这一切又仿佛是梦,与姬克交换意见时,忽然迦兰多前来拜访。原来迦兰多已修成天脉,意图阻止姜尚滥用黑火的力量,却不料他的天脉之力,居然被姬克转移至自己的身上。原来迦兰多的姐姐来到中原后,就与姬克相恋,担心自己根基不足无法练成天脉于是告诉了姬克天脉的转移之术。但最后迦兰多的姐姐还是离开了姬克,最后死在北方化作紫雾。

  天凌阵营里也发生了一些变故,先是随着迦兰多天脉的流失,蓉霜身上的紫雾也消散而去,还有瑚月也莫名其妙的受了伤。接着姬克袭来,意图以用从迦兰多处夺来的天脉之力除掉天凌。天凌自然不会是天脉的对手,而瑚月为了保护天凌,猛得拿出紫晶石,控制黑火攻击姬克。姬克醒悟原来此前师傅的梦境其实是瑚月的法术幻境,并以此将姜尚手中的紫晶石调了包。本想利用黑火力量除掉姬克的瑚月遭到了白王的制止,而不敌的姬克也乘机逃走。情绪激动的天凌被白王剑气打晕,恍惚间,他想起了一些往事。

  那是6、7岁时的天凌,在一个洞窟里认识了一个小女孩。那个父母都被太师杀死的小女孩,渐渐与这个和她年纪相仿的男孩子成了朋友,继而演化出了感情。彼此喜欢的两个人私定了终身,天凌还把凤氏的玉佩送给了这个小瑚月。终有一日,小瑚月口中的商朝太师找到了她,就在瑚月危急之时自称神器转世的白王出现,救下了瑚月。太师默念着“钟剑斧壶轮,琴鼎印镜石”,信了白王的话。白王恳请太师放过瑚月,只需将其封印即可,要千百年后才会解封。而天凌的这段记忆则被白王以自伏羲琴演化的伏琴心法封印了这段记忆,只有当天凌濒死或是再次遭受白王剑气时,才会想起被封印的记忆。当天凌醒来,终于想起了与瑚月的婚约。但是天凌还是无法抛下光复商国的志愿,不愿与瑚月远离这一切,只能向瑚月道歉。

  被重创的姬克努力压制体内翻腾的天脉之气,这才深知迦兰多姐姐离开自己,是不想连累自己。情绪激动的姬克既恨天凌,更想为他的父亲夺回天下,此刻的他,心中只剩下仇恨——对二叔武王的恨,对四叔周公的恨,还有对师傅姜尚的恨。

  天凌接到战报,朝歌被周军袭击,连忙赶往救援。但是抵达朝歌时,那里已然陷落,此外殷侯的军队也被周人击溃。在天凌与殷侯和子嚣汇合后听闻,这一切都是姬克所为,连守护凤灵都被紫雾击溃自天空坠落消散不见,需要千年之后才能重生。

  在护送殷侯逃离途中,子嚣自愿断后,让天凌带着殷侯离开。其后天凌遇见后援,在委托代为守护殷侯前往奄国,而自己则折返协助师傅断后。然而当天凌返回原处,就只有子嚣师傅的尸体留在原地,悲痛之余天凌不想瑚月和蓉霜被自己牵累,希望她们离开,但谁都没有离去。一直到姬克追击而来,进行着最后一场决战。姬克的天脉众人无法抵挡,最终天凌决定舍生与姬克同归于尽,向着姬克头部发出最后一击,但自己的心也被姬克完全贯穿了。

  当天凌醒来,就只见到迦兰多。迦兰多为他道明此后的一切:先是姬亭在天凌即将死亡之时,唤来白王救活了自己;其后是姬克未死,但是功力尽失神智不清变作废人;再来是迦兰多收回了天脉,与白王商议后决定将自己永久冰封,不再让嗜有机会祸害苍生。接着是蓉霜的决定,她将留在中原,守护黑火。

  就在天凌打算继续为复国奋斗时,却被白王的一番话泼了冷水,原来就在他昏迷期间,殷侯已经身亡。白王向天凌言明,自己是来自于未来,历史的变迁是不会因为天凌一己力量所改变,而周人也会很好的保留商人的文化,并将此延续下去。接着白王说希望带天凌离开这个时代,原来这就是姬亭向白王许下的愿望;而救活天凌,则是瑚月之前在化解紫雾危急时所代天凌许下的愿望。终于天凌知道,原来救活自己仅靠白王的剑气是无法做到的,更依靠瑚月献出了自己的千年内丹,自己才能够继续活着。而此刻已经变回九尾原形的瑚月,再也听不到天凌的呼唤了。

  为了再次与瑚月相逢,天凌终于答应白王前往千余年后,一个瑚月很久之前就想带天凌去的地方。原来瑚月也和白王一样,是来自未来之人,她被太师封印之后缓缓长大,一直到很久之后才破封而出,只要天凌前往那里,就可以和瑚月重新开始,共度他们最幸福的六十年。在向姬亭道歉无法与她再续前缘后,天凌与白王一同前往千余年后的时代……

  此后,殷商再也没有崛起,奄国也被歼灭,周公姜尚各得其所,姬克醒后求封北方陪伴爱人。此后时间推移过多个朝代后,一直到千余年后唐朝的贞观时期……

 

 

绿茶小编推荐阅读:

轩辕剑6攻略 全图文剧情攻略

轩辕剑6激活失败原因和解决办法  

相关阅读
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发言!)